Sherlly

ლ(´ڡ`ლ)第一次做饼干,给亲爱的小松鼠和大麋鹿~可惜角断了☝(•̀˓◞•́)哎呦

马尔福和童话集(4)

马尔福醒来的时候时间开始转动,他注意到自己换了一件衣服,他想抱怨,但不是现在,这一切都太过诡异,让他无法理解,波特沉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浆果,面无表情,如果说他是个被操纵的傀儡娃娃,那么波特就是放在展柜里面无表情的木偶,他做一切应该做的事,像被设定好了特有的程序。
还有韦斯莱一家,他从头数到尾,却找不到那个红毛丫头,金妮.韦斯莱去哪了?她没有理由不出现在这里。
“哈利先生,你为什么住在这里,你看上去和他们不一样。”太好了,这正是他想问的
“叫他哈利就好了,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王子殿下。”罗恩.韦斯莱为他解决了疑惑
无关紧要,他可是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看看他的好朋友韦斯莱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
哈利.波特用餐巾擦了一下唇角的色素,一言不发的盘子放进水池里。
“快点吃,哈利要开始收拾了!”弗雷德发出笑嘻嘻的刺耳声音,他们把碗盘丢进水池里,不仅如此,波特总会在早晨开始做饭然后出去干活,回来的时候会收拾屋子,可以说,所有的工作都是他来完成的,而韦斯莱一家只需要在外边采采野花,追逐打闹。
哈利.波特伟大的救世主,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家养小精灵。
“需要我帮助你吗,哈利?”他温和的露出笑容。不,他可一点都不想帮助“可怜”的黄金男孩,他乐于见他触霉头的样子。
哈利.波特没有理他,依旧自顾自的干活,刷完碗,他还会把屋子打扫一遍,然后开始洗衣服。
“别管他了,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王子殿下。”乔治.韦斯莱和弗雷德.韦斯莱一左一右的拉扯他
哈利.波特对比没有任何反应,依旧认真的工作。
这种诡异的感觉让德拉科.马尔福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太奇怪了,这里的人都太奇怪了!
记得你是谁!
他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
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注意到了,却没有发现的地方。
为什么金妮.韦斯莱不在?
为什么金妮.韦斯莱应该在这里?
他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又意味什么?
“听着,你必须记得你是谁!”
这句话是谁说的?
赫敏.格兰杰?

马尔福和童话集(3)

“给我滚出去!我就算死掉也不会让你这个操蛋的食死徒碰一下!”
苹果砸在德拉科.马尔福的头上,他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他甚至已经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考虑一下午餐。
战争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有些仇恨是永远无法消除的,人们心里仍然埋葬憎恨的种子,大街上随处可见落魄的纯血贵族,如果没有严苛的法律作为保护的倚仗,他很难想象自己的处境会难堪到何种地步。
“马尔福,我们借一步说话。”万事通赫敏.格兰杰小姐手机拿着黄色封死的文件,紧抿嘴唇,过去杂乱的卷发被烫直束在脑后,看上去中规中矩。
一瞬间,赫敏.格兰杰认为德拉科.马尔福会出言讽刺,但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点下头。
“马尔福,如果你签署了这份文件,你就必须对此时相关的一切进行保密,不得以任何形式透漏任何信息。”
赫敏.格兰杰拿出羽毛笔,不得不承认,对于双方而言这都是一次大胆的做法。
“如果你违背了保密协议,那么我有权追究你的责任。”
“我知道。”德拉科.马尔福不得不承认麻瓜的聪明,更加完善的法律,还有堪比魔法的高科技。
“你有权利拒绝,马尔福,我希望你是认真思考过的。”
毕竟这关系到支离破碎的魔法世界里的精神支柱,他们输不起。
“韦斯莱,不,格兰杰夫人,我想我并没有拒绝的机会。”他自嘲似的翘起一边嘴角
赫敏.格兰杰没有反驳他的话,虽然哈利在极力消除纯血统和混血之间的隔阂,但不用说,支持的人寥寥无几,混血恨透了纯血统,更不用说眼前这位还是曾经孝忠伏地魔的人,他的处境可想而知。
“哈比会把时间地点带给你的,你最好在那之前安排好一切,我们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当然,如你所愿――

马尔福和童话集(2)

不,请宽恕我!
马尔福从噩梦中醒来,黑色和红色交织的令人作呕的梦境,他感觉自己仍然在发抖,但,并没有,他并有控制身体的权利。
“看,他醒了,我就说他还活着!装蒜的家伙!” 德拉科马尔福引以为傲的金发被一个矮小的红毛怪揪着,这真是太令人不舒服了。那一群有大有小,有男有女的红毛怪不正是穷人韦斯莱一家?而揪着他头发不放的小矮子的除了那该死的双胞胎之一又是谁?
他到底做了什么,梅林才会把他丢进这个矮子堆里!
“哈利哈利!快给这可怜的孩子倒点水!”茉莉.韦斯莱大着嗓门说,好心的把扒着他头发的弗雷德.韦斯莱硬拽了下来。
“您真是太善良了夫人!”他接过水杯,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终于落了下来,眼泪如同水晶般晶莹剔透
哦,他快吐了,德拉科.马尔福感觉的到愤怒已经快要冲出头顶,对一个韦斯莱说这样的话?他从来没有如此厌恶自己!
“你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注意到了穿的和家养小精灵一样的救世主,他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很好,他是来到了格兰芬多聚集地吗?他现在宁愿回到城堡里和贝拉在一起!
当然,他并没有权利决定自己说什么――
“我是城堡里的王子,被追杀到这里,小鸟为我指引了路的方向,很抱歉在未经允许下睡下了这里。”他的睫毛根根分明,失落的时候,在眼下形成月牙一样美丽的阴影。
“来到这里你就安全了!”最小的矮人,很明显就是罗恩.韦斯莱双手握拳自信满满的说
“没错,我们会保护你的!”
珀西满脸通红的附和
这绝对是他见过最诡异的场景没有之一,更可怕的是他的眼泪无法控制的落下,他的父亲要是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当场气死。
“太感谢了!你们真是善良!”
如果让他发现是谁在做这种恶作剧,他发誓他一定会让对方明白招惹一个马尔福的下场!
“你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不来自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
时间静止了,所有人都停留在这一刻,有人在用力的砸玻璃,他走了过去,看清了那个人――格兰芬多的智慧星,赫敏.格兰杰。

马尔福和童话集(1)

德拉科.马尔福坐在金色镶边的红色椅子上,他一只手撑着脸,头上的王冠几乎要掉落下来。
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他的声音像春天暖风吹过脸上的轻柔,他的眼睛像夏天翻腾的浪花一样迷人,他的头发像秋天最饱满的麦穗的颜色,他的皮肤像冬天初雪柔软冰冷。
贝拉.特里克斯摔碎了她心爱的红宝石,撕坏了她美丽的黑色纱巾,踢破了摆在墙角的古董花瓶,哦,她还用权杖重重的打破了可怜的家养小精灵的脑袋。
然后现在她露出甜美的没有一丝破绽的笑容,优雅的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脸庞。
“我听说明天你要去森林里玩耍,我的王子。”她虚情假意的说,黑色的指甲梳理着扇子上的羽毛,然后装作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一个人一定很危险,我为你安排了皇宫里最强壮的骑士跟随着你,我的王子。”
德拉科.马尔福觉得最危险的只有她,贝拉.特里克斯,他的好舅妈,可怜的疯女人,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他应该是在上魔药课,嘲笑可怜的波特,绝不是这里,这天杀的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城堡。
“这真是太感谢您了,母后!”他露出甜甜的笑容。
他该死的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如果有人告诉一个马尔福他会笑的和白痴没什么两样,那么很好,他一定会把这个人达成白痴!
他来这里已经两天,却感觉比两年还要可怕,说真的,他现在宁愿和波特在禁林呆上两天。
他会在清晨站在阳台上唱歌,一群见鬼的禽类会跑到他身上用力啄它,发出可怕的声音,中午他会衣柜里最俗气的衣服在大厅里跳舞,下午他会吃精致而甜腻的糕点。所有的一切,都让他见鬼的像个白痴,他就像被线牵着的木偶,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控制着。
而现在,他又要去见鬼的森林!

瑞雯试图把脑袋埋在成对的废纸当中,没有任何思路!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不安,这种感情折磨她的大脑神经,让她愤怒,无法理解。
她现在仍然记得艾瑞克,以及他来的那个夏天,热的吓人,她因为一个有趣的点子而手舞足蹈,遗憾的是她忘记了旁边的窗户,就像她所想的所有美好爱情故事的开头-一个巧合,她崴到了脚,从窗户跌了出去,掉到了艾瑞克的怀里,被那个大男孩稳稳当当的接住。
“小心一点。”艾瑞克的声音比她所听过的任何人都要低沉,然后他又开口“你没事?”
没事?瑞雯简直要尖叫起来,好在,她所有的手稿都在怀里,没有出任何差错“没事,他们都在!”
她说完觉得自己太兴奋了,一点淑女礼仪都没有,然后只好故作深沉的拉下脸,又重复一遍“没有任何问题。”
艾瑞克古怪的看着她,把她放了下来。

瑞雯在床上翻滚,一会把头埋在布偶里面,一会在地上走来走去,她察觉到艾瑞克带给查尔斯的火气,她该做点什么,如果现在有个人能和她商量一下该有多好,她就不用不知所措,艾瑞克想要伤害查尔斯的这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停不下来。
她决定去找艾瑞克谈谈这件事情。
艾瑞克住在靠左边的房间,很多仆人都住在这里,这么晚了也许有点不太适宜,但她顾不了那么多。

【ECE】赎罪 Chapter 3.

“你是个杂种,兰谢尔,和你的父亲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欺凌会给自身带来某种程度的优越感,他们喜欢这种感觉并以此为乐,艾瑞克.兰谢尔并不想反驳他们,尽管他的力气比较大,但怎么说,连反抗都累了。
“嘿,这里可是泽维尔家的地盘,小子们!”
阳光,勇敢,正义感十足就是那个男孩的全部,里昂.泽维尔带着他的弟弟一如既往的赶过来。
“我回来了,艾瑞克,好兄弟!”里昂快要把艾瑞克捂到喘不过来气才松开,他比前几年看上去结实了不少,穿着褐色的皮夹克,精气十足。
“哦,太久不见了,里昂。”艾瑞克尴尬的笑起来,有点诡异,他不太擅长和泽维尔家的人相处。
里昂的拳头打在艾瑞克的肩膀上“我得去看看查尔斯那个小子!真希望他没出什么大乱子”
“瞧瞧我在想什么,他可是泽维尔家最乖的人了!”他可没有说假话,查尔斯总是文质彬彬,说实在,他大概是从来没有打过架。
很快,两个人就走完刚刚修剪过的小庄园
他们刚走到正厅,瑞文就冲下来抱住他,她从窗户上就看到里昂了,看到里昂在和艾瑞克说话弄得她一阵心慌,生怕艾瑞克又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情。
“小瑞雯,瞧瞧,又长大了不少,我真是太想你了!”里昂开心的抱着瑞雯,他的小妹妹。
查尔斯站在楼梯上难得的露出笑容“欢迎回来,哥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泽维尔一家难得的聚在一起,餐桌上,瑞雯仍然怀抱着警惕的心情时不时的提防着艾瑞克,她注意到艾瑞克一反常态坐到了对面,查尔斯在目光对上他的时候也往往迅速闪开,诡异的气氛蔓延在餐桌上。
“你们怎么了?”她听到里昂小声的问查尔斯
“Nothing”查尔斯头也没抬,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里昂也很快察觉到这一点,虽然艾瑞克是家丁的儿子,但和查尔斯关系很好,所以通常情况下他们都会忽略掉这点,况且查尔斯也不是看重身份的人。
“这太奇怪了——”里昂继续悄悄说,浑然不知瑞雯在一旁偷听,也不知道她愤怒的快要跳起来
“一切都好,说真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查尔斯继续专注于自己的牛排,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如果查尔斯不说的话是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怎么说,查尔斯在通常情况下像个孩子似的,让人感觉很轻易看透他,但他并不单纯,他的思想沉淀着睿智。
“阿西莉亚,为什么阿西莉亚没有来?”瑞雯突然出声,通常情况下,她是沉默的,况且这种说话语气在淑女们看起来是如此粗鲁。
艾瑞克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若无其事的开始吃牛排。
“哦,我也很好奇。”唐 泽维尔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拜托,别讨论她”查尔斯难得的严肃起来,他并不愿意提起阿西莉亚,尤其是现在混乱的时候。
“为什么,查尔斯,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唐责怪他的不绅士
未婚妻,当然,查尔斯已经从牛津毕业,前途无限,但在那之前他的有一位可以照顾他的妻子,他是个成年人,应该开始负责人。
“天——”查尔斯开口说道“我说过我不会和她结婚,这太傻了,父亲,时代已经变了,没必要守着老旧的是思想。”
“查尔斯!”
晚宴不欢而散,查尔斯感觉透不过来气,时代在改变?真的变了吗?能够容忍他和艾瑞克?
书房的门被推开了。
他把书放回架子上,他知道是谁,因为总是他。

【ECE】救赎 Chapter 2.

“艾瑞克,他是查尔斯,我的儿子。” 查尔斯符合一个英国绅士所有的条件,白皙的双手,有礼貌的笑容,整洁的西装。

 “你好,艾瑞克,我经常会听到玛丽提起你。

”还有虚伪,玛丽才不会做这种事情,她讨厌他,觉得某一天他会向他不负责的父亲一样抛弃她一走了之。 查尔斯从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色,一如既往的美丽,艾瑞克站在那里,喷泉旁,思索什么,说实话,他有点烦躁,自从牛津回来后两个人就变成了陌生人,无论他们曾经多么亲密,他知道原因,但他不想做先说的那一个,每次都是这样,他感觉艾瑞克还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随便从桌子上拿起一样东西,整顿好衣服,然后下意识的把头发往后捋。

 艾瑞克看到他从象牙般的大理石台阶上走下来,穿戴整洁,像是有个重要的晚宴。

 “你傻站着干什么?”查尔斯的口气格外的冷漠,事实上他很少对人用这种口气说话,即使生气。 艾瑞克想不透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惹到他了,他们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说过多少话。

 “没事。”他如实回答。 查尔斯停顿了好久才准备开口“我以为你有什么要问我。”

 “查尔斯…” “看来只是我想多了。”

 “我不能阻止你做任何事情。”艾瑞克无奈的开口,他比你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他们已经为此大吵一架。 理智,冷静,是查尔斯所信奉的,可这个时候他真想把艾瑞克丢到池子里。他也那么做了,不是艾瑞克,是他手里的东西。

 “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你为什么不敢面对这一切。” “查尔斯——” 

“你一直在逃避,艾瑞克。” 

“你把你的怀表扔下去了。”艾瑞克终于说完整句话 “What?”查尔斯跑到喷泉旁,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他母亲的遗物就这么被他随便的丢弃,说真的,他应该看好的,而不是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艾瑞克所吸引,变得晕头晕脑。 他开始解衬衫纽扣,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要干什么。所以他立刻就阻止了他。 

“我不需要你。”他踢掉脚上的皮鞋,这有点粗暴,通常情况下他不会做没有礼貌的事情,然后他解开口子把衬衫丢到一旁,准备跳下水去。

 “裤子。”艾瑞克及时提醒他,西装裤会让他游得格外费劲。 查尔斯也休息到了,到这只让他感觉恼火,忍不住骂到“Fuck you!”他又把裤子脱掉,跳到水里去。 他没料到水冰冷的水让他浑身不舒服,他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不加思考,他屏住呼吸,沉到水底,几秒钟后,当他浮出水面,手里拿着怀表,艾瑞克试图上前扶他的时候再一次被拒绝。

 “这太傻了。” 他穿上衣服,赤着脚,失望的走掉。 他真的生气了,艾瑞克想。 

查尔斯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不得体,从他出生以来他就懂得如何控制自己情绪,但有的时候他面对艾瑞克就不得不生气。

艾瑞克给他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而他讨厌这一点,他得不到确认,就好像自己在单方面的努力,像个傻瓜。

【ECE】赎罪 Chapter 1.

1935年 夏天
(当我开始尝试忘记的时候我发现很困难,痛苦的感情依旧蔓延,让我对眼前的男人产生恐慌,然而,上帝,我是多么的爱他,他的笑带着救赎,仿佛原谅了我所有的愚蠢幻想。
他告诉我“阿拉贝拉,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
多么诚恳!可是那个男人呢?他也曾这么说过,然后我所面临的是抛弃和暴力,现在?我可以再次相信爱情吗?褪去了年幼的青涩和无知,双脚早已经在荆棘上踩踏留下了惨痛的伤疤。)
“瑞雯,瑞雯!”她听到有人在叫她,终于她从幻想中抽了出来,她还在为阿拉贝拉的爱情伤神,可一对上那双湖水似的蓝眼睛留下了一跳
“我们该回去了,my dear”他揉着她的脑袋,充满笑意,要她说,她和查尔斯一点都不像,查尔斯的眼睛是蓝色的,宝石才会那么闪耀,而她的眼睛确实琥珀色的,哦,当然,她喜欢她眼睛的颜色,那让她看起来,怎么说,高不可攀。查尔斯湖蓝色的眼睛总想能察觉一切,美丽,优雅,瑞雯觉得他是真正的绅士,事实上也是如此。
瑞雯跟在查尔斯的后面,查尔斯让她拽着衣角的边料。
“你和他吵架了?”瑞雯忽然想起来自从查尔斯回来之后一直没有和艾瑞克说过话,他们上同一所大学,艾瑞克是庄园管家的儿子,他的父亲欠了泽维尔家一大笔钱,他的儿子才不得不和他的母亲在这里干活。说真的,艾瑞克很有天赋,他是瑞雯除了查尔斯之外唯一认可的人。
“没有。”查尔斯直截了当的说,然后他紧锁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事。
“你讨厌他?”瑞雯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不,瑞雯,我们只是,缺少一些东西。”
“什么?”
“很多,像是我们主攻的不同还有一些其他的。”
查尔斯学的是人类遗传学,而艾瑞克学的是物理,瑞雯并搞不清楚这两种东西之间究竟有多大的隔阂才会让查尔斯和艾瑞克分开。
“哦,对了,瑞雯,我听说你在写话剧?”
说到这里,瑞雯也有点兴致勃勃了,这是为她哥哥写的,不,不是查尔斯,她爱查尔斯,可她更爱里昂,里昂总是由衷的赞美她的剧本,并乐意听她讲那些不着调的幻想。
然而,遗憾的是里昂总会陷入一段又一段没有结果的恋情,她得告诉他,通过这个话剧,告诉他一段认真的恋爱是多么叫人感到甜蜜。
“快结束了。”她自信满满“我打算在里昂回来之前写完它,还要排练,一系列的事情——”
“那听上去真的很好,瑞雯。”查尔斯真心实意的说

(我恐怕没办相信爱了,但是,我也没办法不对你心动。
那就对了,阿拉贝拉,因为我们注定在一起,对彼此心动。)
“他们结婚,并互相亲吻,上帝的见证下他们永远的属于彼此。”瑞雯打完了最后一个单词,她站起来把它们整理好,就像她房间的每一样东西,规规矩矩的。
终于结束了,她走到窗边,泽维尔地界的几里之外,可以看到萨里山峦:山上浓密高耸的橡树林一动不动,乳白色的热浪蒸腾氤氲,将片片草坪变得柔和。几棵孤零零的树木和它们映在地上的粗短的影子形影相吊。近旁,在栏杆围绕的院子里有几个玫瑰园,更近处,中央的喷水池里竖着特赖顿海神的雕像。
这个时候,瑞雯.泽维尔看到了艾瑞克,艾瑞克似乎在和查尔斯讨论什么,瑞雯对此并不感兴趣,但接下来的一幕令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的哥哥在艾瑞克的命令下解开了衣服,似乎艾瑞克并不满意,他指了指查尔斯的下半身,查尔斯生气的瞪着他说了句什么然后开始脱裤子。她第一次看到查尔斯温和的脸上出现怒气,艾瑞克怎么敢——
接下来艾瑞克试图拉住查尔斯,查尔斯大力挣扎着,一个不小心掉到了池子里。瑞雯不敢再看了,她恐惧的蹲下来,感觉自己就像阿拉贝拉,被深深的欺骗和背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