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ly

【德哈】关于一个年轻马尔福的日记本

我喜欢原著,所以性格尽量贴近原著,就算哈利是受也不会有受的娇弱或者萌萌的…
故事是以一小段一小段衔接的,之后会变正常。
以现实→回忆→现实→回忆循环播放。
完全原著向,哈利会和金妮结婚,德拉科会和阿斯托莉亚结婚然后他们都有孩子。故事开始于急功近利的傲罗将德拉科关进阿兹卡班,并让他服用大量吐真剂,然后马尔福的意识在现实与过去徘徊。之后又被哈利捡回家里。

Chapter 1.1
“这是什么,马尔福先生?”
男人混浊的眼睛严厉的盯着他,试图看出蛛丝马迹,他布满伤疤的手里拿着褪色的笔记本。
灰暗的翡翠色,正符合马尔福的喜好。他颓废的脸上失去了昔日的光彩,灰色的眼眸是时间沉淀下来的哀伤。
“只是个日记本,先生。”
他用沙哑的嗓音陈述。
“日记本?”男人忍不住提高声音嘲讽,他憎恶食死徒,恨不得这群该死的家伙全部下地狱。
接下来,他命令——
“打开它!”
Chapter 1.2
“我讨厌这件!”德拉科.马尔福任性的把衣服丢在椅子上,过紧的礼服让他简直要窒息。
“别这样,亲爱的。”女人的语气虽然温和但却不失力度。
德拉科.马尔福只好不情不愿的重新穿上黑色的礼服。
“为什么我一定要这么做!”
纳西莎.马尔福宠溺的摸着德拉科涂好发蜡的金色脑袋“你十一岁了,亲爱的,这意味着你终于要进去霍格沃茨了。值得庆祝不是吗?”
他灰色的眼睛机灵的转动“那我就能见到他了吗?”
“谁?”
“你知道的,波特,哈利.波特”
“会的,你会见到他的。”Draco坐在他的床上冷漠的回答
Chapter 1.3
“准备好了吗,Harry?”金妮甜蜜吻在男人的唇上,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如果他的头发能够压下去,那就会显得更加严肃。
“相信我,没有任何问题。”救世主并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装扮,但鉴于今天的审判他还是不得不脱下松散的衬衫。
马尔福一家的审判。
斯基特都快把这件事炒翻天了,他把预言家日报丢到一旁,上面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挺不好办的吧。”
金妮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马尔福家有大笔的财产。而经历过战争的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金加隆。
“金妮,你不是还要上课吗?”哈利并不想让金妮插手政治的事,尤其是马尔福家的,他必须考虑更多,他不可能告诉金妮因为钱的问题马尔福仍然可以逍遥法外。
“你在敷衍我。不过,好吧。哈利,遵从自己的心。”
Chapter 1.4
说实话,马尔福并不怎么喜欢身上的绿色袍子,不够耀眼,衬托不出他的高贵。
“哦,小少爷,也许你可以试试这件!”摩金夫人讨好的拿出另一件袍子,尺寸刚刚好,他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然后煞有其事的昂起头。
“蠢透了。”他后面的人面带着马尔福专有的笑容评价。
“哦——”马尔福不满的拖着长音,显然讨厌这个回答。
“别误会,我说的不是衣服,是你。”Draco尽可能的不叫自己的举动笑出来,梅林,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在刻意模仿他的父亲,是的了,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是如此盲目的崇拜他的父亲。而战争结束后,他才深刻的注意到,他的父亲和他一样,也只不过是个人,软弱的人类。
马尔福习惯的对他翻白眼。
这个时候门再次打开,一个瘦弱的少年怯生生的走了进来。
没什么特色,但他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简直就像——
“家养小精灵。”Draco把他的想法说出来。
哦,没错,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喂!”他开口“也是上霍格沃茨的吗?”
Chapter 1.5
“所以意志消沉了吗?”
女孩有着柔和的金发,马尔福家的人偏爱金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德拉科.马尔福想,大概只是为了体现他们的高贵罢了。
“你来干什么?”
马尔福用他沙哑的嗓音试图驱赶女孩,疲惫与恐惧几乎压垮了他。
“听说你和救世主决斗了?”
马尔福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
“哦——”少女意味深长的瞅着他然后窃笑“看来是单方面的。”
“走开!格林格拉斯!”
“你确定?你需要我,马尔福!”无疑,她蓝色的眼睛看透了他内心的胆怯。
“我不需要你告诉你正在做什么,但我可以给你你缺少的勇气。”
“斯莱特林可不需要那种蠢东西。”他忍不住出口讽刺
“有时候也需要,因为是人的话就需要一切——”
Chapter 1.6
“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他假笑着伸出手
“他算什么东西!值得马尔福屈尊!”德拉科.马尔福原本苍白的脸颊因为愤怒而出现粉色的薄雾。
“他很有名气——”高尔揉着被咬伤的手,一板一眼的说。
“得了吧!”他气的拍桌子
“只不过是被拒绝了……”
“说的好听!”马尔福迅速的打断他的话“这是血统的问题!”
Draco轻藐的朝他翻白眼,这大概足以让他感到可笑。
“别傻了,马尔福家的钱可都是依靠麻瓜堆起来的。”
又或者说是战争。
“没有人可以拒绝马尔福!”
“不,任何人都可以——”他眼睛中的光黯淡了下来。
Chapter 1.7
“你有什么可不高兴的,这不就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局吗?”罗恩对自己好友的举动完全不能理解。哦,天呐,救世主竟然为马尔福辩护!
“我没那么想的!”他气愤的把文件扔到地上
罗恩无语的翻白眼“得了吧,哈利,当初想要证明他们有罪的是你,现在为他们开罪的也是你!”
“那不一样,你我都清楚当初只不过是我们需要资金,而没有人比马尔福家更有钱!现在,那个疯子只不过是找个理由把他关起来!”
“可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哈利?”
“并不是没有关系。”哈利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却没有任何舒适的感觉“死了很多无辜的人,我们没有能力去救他们。而且,这和马尔福也没有关系,他的父亲已经死了,罗恩。而马尔福这个懦夫没有勇气杀死任何人。”
Chapter 1.8
“格兰芬多——”
那个瘦巴巴的男孩向下走去,带着一丝窃意,一丝惊喜。
马尔福的鼻腔发出嘲笑的哼声,这样的男孩能成为第二个黑魔王?他的父亲是发疯了才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早该料到不是吗?”Draco翻看着报纸,除了古灵阁被盗似乎没有什么大新闻“他可是不折不扣韦斯莱派的。”
合上报纸,喝下一口南瓜汁,甜腻的让他险些不顾礼仪吐出来,他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怎么喝下这种东西。
“见鬼!这味道太奇怪了!”马尔福大为不爽的皱起眉头。
很好,看来他过去也不怎么喜欢。
“我会让他知道拒绝一个马尔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那可够无聊。”他看着格兰芬多餐桌上被人热情拥戴的救世主,忽然明白些什么。
“你在嫉妒他。”Draco说,更像对自己说“因为他是中心,不需要任何努力。”
Chapter 1.9
“离婚?你疯了吗,德拉科!”阿斯托莉亚不顾礼仪的抓住他的领口,愤怒几乎快要淹没了她。她以为他已经改变,为了她!
“阿斯托莉亚,带着斯科皮走。”他疲惫的依靠在沙发上,马尔福的没落是他早有预料的。他不是孩子,他又要保护的人,那就意味着他必须舍去许多,爱与尊严。
“是谁把你从死人堆里拉出来的?是我!德拉科,你不能这么做!你爱我,但不意味着你有更大的权利。”
马尔福几乎恐惧的吞咽口水,不,他不能胆怯,他已经不是那个依仗着父亲的胆小鬼。
“求你了,离开我,永远永远——”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