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ly

【德哈】关于一个年轻马尔福的日记本

虽然不太像但的确是HE,(ㅍ_ㅍ)看的米娜桑如果喜欢的话就弱弱的点个喜欢吧,否则我会很伤心的,感觉没有动力…(๑°⌓°๑)

Chapter 2.1
“圣人波特——”德拉科.马尔福戳破了盘子中半分熟的煎蛋,满意的看着黄色的汁液流淌出来,仿佛只有这样才足以发泄他心中的不满。

“格兰芬多的人都傻了吗?他们怎么能让一年级的学生加入魁地奇队员!”

Draco发出嗤笑的声音“他是不一样的,你早就知道。”

“听听——”他傲慢而嚣张“我会证明他是个蠢货。”

“比如,不去决斗?”

“别傻了,只有傻瓜才会去!我倒想看看救世主那副蠢样!”

“为什么不直说呢?”他嘲笑的看着自己那张幼稚的脸“你没有那个勇气,毕竟,他可是连黑魔王都杀死了。”

“勇气?谁会需要!”他高傲的抬起头“斯莱特林可不是因为勇气而出名的。”

Chapter 2.2
马尔福并不喜欢波特,众所周知,他们从相见的时候就彼此厌恶,并成为对方的死敌。

“快点走,你在磨叽什么!”

他看着那个粗狂的男人拽着波特的耳朵,把他像麻袋似的粗鲁的塞进车里。

家养小精灵,他对他的最初印象一点也不错。

只不过波特太耀眼了,抢走了他所有的光彩,而且每每害的他丢脸,所以他忘了,忘了对救世主的任何同情。

“他那样子简直蠢透了。”

又或许他并不理解“暴力”这种东西,所以他能够毫无感情的嘲笑此刻的他。

不……你知道的,并不仅是这样,你讨厌他,讨厌那双碧绿色充满仇恨的眼神,而你,只不过是恐惧,恐惧延伸的厌恶。

如果一个人软弱,他会为此找出无数的借口。

Chapter 2.3

马尔福呆在地下室里,人鱼在透明的玻璃后面撕扯,壁炉里翡翠色的火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翻阅报纸的声音让他一阵烦躁,平静之下的波涛汹涌。

“有什么重要的?”他不耐烦的问,只是想要说句话。

“没有。”Draco头也不抬的回答。

“没有?”他发出古怪的声音,似乎是在责备他。巨怪的出现让他莫名的感到焦躁不安。理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去了吧?”

“他属于那里。”Draco冷漠的回答“你在不安什么?”

“鬼他妈知道!”

“他在做你做不到的事情。你感到惶恐了?”

他僵直起后背,试图辩解什么。

“你永远也追不上他,永远。”

Chapter 2.4

在他很小的时候(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也记不住那时候究竟有多么年幼),他早早就听过救世主的大名。

他打败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人。

在和其他孩子一样大的时候,他听过不少关于哈利.波特的故事,他并不是一开始就讨厌波特的,正相反,和其他孩子一样,他崇拜他,把他当做英雄。

“德拉科,当你十一岁的时候你会遇到他,和他成为朋友。”

他曾经衷心的那么期待,没人会讨厌英雄,而他从有记忆开始接触的只有虚伪,对哈利.波特的幻想便成了他最大的消遣。

而所谓的期待往往更容易让人有更大的落差。

他糟透了,波特简直糟的不能再差劲,尤其他是韦斯莱那边的,有什么比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其实是敌人更令人失望的。

厌恶他——

他甚至和泥巴种交朋友。

那种感觉大概就像一直喜欢的人后来竟然告诉你她其实是男人一样糟糕,

所有的幻想在一瞬间破灭,德拉科.马尔福开始厌恶这个瘦弱的男孩,而这是男孩所不知道的。

Chapter 2.5

德拉科.马尔福本人并不怎么喜欢写日记,但他的母亲总喜欢让他一本正经的去记录些什么,她认定他会与众不同,超过他的父亲,或者其他什么人。无论如何,他仍然很头疼这些东西。

Draco看着翡翠色的日记本,如果他没记错,上面纪录着他从出生后的每一天发生的事情,在他两岁之前是由家养小精灵代写的,比如,因为生气而打翻了奶瓶一类的。

“如果被人发现我一定会去自杀。”德拉科那张稚嫩的脸上写满认真,哦,的确,这上面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丑事,他真搞不懂为什么连尿床这种事情家养小精灵也要煞有其事的写上去。

“我是他。”

“你在说——”德拉科顺着他白皙的手指看去,那是一个站在简陋山峰上的人,他立刻合上了日记本“闭嘴!”

I'm him.

我是他,我会成为他,像他一样,无所不能。

Chapter 2.6

马尔福无所不能,至少他曾经这么认为的。

对面的男人已经开始不耐烦的走来走去,汉斯.比利格,他的拐杖已经老掉牙了,敲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发出“砰砰”让他安心的声音。

这里是阿兹卡班,但显然,已经大有不同。没有飘来飘去的摄魂怪,魔法部对他们已经失去了信任,更何况他们尝过了灵魂的滋味后便不再有自制。

但同样意味着,犯人受不到严厉的惩罚,他无法忍受糟糕的结果,他才不管什么救世主之类的,该死的食死徒应该被责罚,他们害的他失去了家人,可不是关上一段时间就能解决问题的。
他对面的是马尔福,一个马尔福——

背叛者!他们怎么能够原谅他?只有他没有被蒙蔽!他坚信马尔福就是他找到食死徒余党的开破口!

“所以马尔福先生确定没有什么要说的?”

马尔福的勾起嘴角,嘲弄的看着眼前可悲的男人,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他现在甚至无法真切的感觉到它们,过了多久,一天?一星期?一个月?或者更久……

“你知道我并不想这么做。”

他混浊的眼睛闪烁着不明的光。

马尔福对自己接下来所要遭受的事情并不感兴趣,那怕是死亡,他已经保护好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东西那就足够了。

男人从脏兮兮的口袋里掏出晶蓝色的液体。

“喝下去——”

死亡或者重生。

Chapter 2.7

冰冷的风扫到他的脸上,他把围脖围的更紧些,他并不喜欢这种鬼天气,他手脚冰凉,没有一丝暖气。

“他会出丑的,从那里,他的扫帚上掉下来。”他僵硬的手指指着球场的某个方向,恶意的说。

“那并不能衬托你有多么高明。”Draco指出问题所在

“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想看他出丑。”

Draco不可置否的耸肩“或许”他这样说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马尔福全神贯注于比赛,精彩的比赛,连他也忍不住被吸引。

“哈,你看他!”马尔福夸张的大笑,似乎没有什么比救世主挂在扫帚上跳踢踏舞更有乐子,而他上次不顾形象的大笑是因为高尔这个蠢瓜把脑袋夹在烤炉里。

但很快他不笑了,而是和所有人一样张大嘴巴,视线无法从那个瘦小身影上离开,全身心的投入。

惊险的俯冲,绝妙的胜利。

该怎样形容,如此的——迷人。

他应当得到所有人的赞扬,被所有人注视。

“我果然讨厌他。”

“我知道。”Draco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一种难以忍受的感情侵蚀着他“我也是。”

Chapter 2.8

有些事情哈利.波特必须的承认,对于马尔福的偏见更多的是来自他的表哥达力.德斯里,他曾经追求公平,极力主张黑与白。但从什么时候开始——

“因为你从来不融入我们。”他的表哥第一次愿意和他诚恳的对话,然后他才发现也许他并不如他所认为的愚蠢。

那个时候他大概能够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他想的不近人情,而其他人和他一样,同样的思考,就像他讨厌马尔福的理由,其他人也有足够的理由讨厌他。恶性循环是他和马尔福成为死敌的关键。

总而言之,经历过战争的救世主不是慈善心肠,他拯救了世界没错,但也因此他必须毁掉一些人,食死徒,无论他们是否出自本心。所以并不像罗恩所说的那样他因为心软才去为马尔福辩论。

只是很像,他发觉那个男孩和自己很像,某些方面他也说不清楚,家世,成长环境,性格一概没有共同点。但他仍然觉得他们出奇的相似,甚至超过了他和伏地魔。

“准备好了吗?”

赫敏再次向他确定,对于赫敏而言马尔福的生死与他无关,但她不能让哈利牵扯其中,输掉官司意味着哈利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况且为食死徒辩论本来就是史无前例。

“没问题。”哈利露出谦逊的笑容,他总能让自己看上去人畜无害,而实际上他却比表面有杀伤力的多。

“那么,开始吧——”

Chapter 2.9

他在哭。

但遗憾的是他并不能确认事情的真伪,因为很快的,就像流星一样的消失了。

“站住——”

马尔福不悦的停住脚步,他并不喜欢别人命令他,非常不喜欢,但他还是听从了他的话,不在往前。两个原因,他并不想多管闲事以及他讨厌此时此刻的场景。

“你想去讽刺他?”

马尔福很不舒服,因为男人坐在救世主的旁边一脸的嘲笑而他却非得像过街老鼠似的匿藏。

Draco很清楚他在想什么,时间可以改变许多,让一个曾经崇上血统的人变得可以接受麻瓜。但也有许多无法更改,就算日记用淡色的墨水写着无事发生,但他仍然清楚的记得,并且将这份记忆藏在大脑深处。

他不能允许自己对所谓的黄金男孩有更多的怜悯。马尔福惧怕羁绊,哪怕他的朋友与他青梅竹马,其中更多的也只是利益关系。

“为什么不?”马尔福强撑着回答

“因为你不想在意。”Draco仔细的审视年幼的救世主,现在的他能够明白他为什么伤心,拜托,关于救世主的书几乎能塞满半个图书馆,他的事迹,他的成长被所有人当做传奇。

“那你呢……”

他愣住了,呆呆地看着那张倔强的脸。

“你为什么不靠近我?”

翡翠色的,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眼睛。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