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ly

【德哈】关于一个年轻马尔福的日记本

Chapter 5

他走在冰冷的走廊,空无一人,阴暗的灯光逼的他快发疯,能听见的只有他的脚步声,皮鞋敲击着大理石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他的身体在发抖,手脚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血液因为极度恐慌而沸腾,心脏几乎要停止。

他凭着直觉走,脑子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告诉他,没有退路,他已经无处可逃。

他讨厌这个地方,和对禁林的厌恶截然不同,这其中没有任何恐惧的成分,只是单纯的恶心,让他想要把内脏都掏出来丢弃。

那个人拿着魔杖站在红色的液体中,水龙头的水蔓延到地上,一种莫名的感情遏制住他的呼吸,他需要空气,新鲜的空气!他撕扯着自己的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你是个懦夫,马尔福——”那个人把魔杖对准他的心脏

他必须逃跑才行!(不,你需要战斗)

冰冷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那种憎恨足以毁掉他,他从未感觉过如此的痛苦,身体快要裂开,却动弹不得,他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念出一串他从未听过的咒语,每个字他都听得懂,但大脑却做不出任何分析。

“嘿!嘿!”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双形状姣好的蓝瞳“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

“抱歉,我走神了。”他听得见自己在发出声音,却又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是他,很奇特的体验。

紧接着他又看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拿起桌子上巧克力娃塞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吃着,然而他不能说这东西真如那么好吃,因为他只感觉自己在咀嚼放过一周硬邦邦的饼子。

潘西掐起腰煞有其事的开始发表长篇大论,无非是谁的行为不够得体,又或者贬低一些人的品味和长相。

“最不可思议的是沃尔竟然喜欢克里斯汀那个怪胎,他难道没看到她的眼镜都和他的大头书一样厚吗?”

他的心思并不在这种无聊的地方上,他还是感觉的出来,就像他知道他现在烦躁的不行,很快的,印证了这个事实,他能够看到他的脸,始终保持象征性的笑容,很明显,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她以为我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吗?”马尔福朝他无奈的翻白眼。
“那你应该告诉她。”马尔福对他的说法感到可笑,蠢到家了,他肯定是这么认为的,斯莱特林不需要真诚。

“你会在斯莱特林里交到真诚的朋友。”

“谁说的?”

“分院帽。”

“那已经老掉牙了——”

“那为何你不干脆点承认好了?”Draco很难不出言讽刺,像是在找个宣泄口。

“你害怕所有人,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交朋友。”

哈利.波特从没有想过真正的伤害某个人,即使他曾经对马尔福表现出憎恨。

所以他才会在使出是“神影无锋”后感到恐惧,是的,恐惧,他并非没有试图想过如果斯内普没有出现是否马尔福会就此死掉,不是说他没有办法承受一个生命的负担,而在于,他打从心底明白,他对他与其说是恨意,更多的是自以为是的迁怒。

然而,他没有料到的是,他的自以为是再次会伤害到别人。他以为那是拯救,罗恩是对的,他只不过是假装好心,他把马尔福接回来,觉得自己已经尽了职责,便心安理得——

刀片划破了马尔福的喉咙,他安静的躺在浴室的地上,灰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看。

哈利.波特,这个打败了20世纪以来最邪恶的巫师的男人,呆呆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这不是拯救,如果你没有信心承担照顾一只猫的责任就不要去打着善良的幌子去伤害它。他真的打从心底去关心过德拉科.马尔福这个人吗?如果是他怎么现在才注意到事态的糟糕?

他为自己感到恶心,为自己哪怕一瞬间的暗自欣喜而感到唾弃。克里切比他熟练的多,魔药,包扎,并不是什么大的伤口,如果魔药够高级连伤疤都不会留。

它把他拖到屋里去,是小天狼星的弟弟雷古勒斯.布莱克的房间,因为那里属于斯莱特林。

他看着马尔福蜷缩在床上,他的状态糟糕的可以。

哈利.波特是不喝酒的,因为在大多数的时候他需要保持清醒。而此时桌子上堆满酒瓶,金妮很难猜不出他一塌糊涂的心情。

“发生了什么事?”她坐到他身边,为自己也倒了一杯威士忌,她的丈夫不需要她小心对待,她只需要聆听就好,而说实话,除了在为斯内普澄清的时候他喝的烂醉如泥他还是很有节制的。

“金妮……”哈利咬着下唇,他一般在做某些重大决定的时候习惯如此,他不清楚马尔福的事对他而言究竟有多么严重,但他不可能放着他不管,至少在他意志清醒前。

“我并不是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他身上,我还有我的工作,傲罗的工作,以及其他的一些事务,我只是想在一周抽出两三天左右去看管他——”

“让他过来吧,哈利,还有克里切。”金妮喝光了杯子里加冰的酒,火辣辣的在烧灼她的心。像哈利一样,她也许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提出和马尔福共处一室,很荒唐,尤其在马尔福做过那么多招人讨厌的事后,但她不想看着她爱的人痛苦。

“谢谢你。”他衷心的感谢他善解人意的妻子。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