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ly

【ECE】赎罪 Chapter 1.

1935年 夏天
(当我开始尝试忘记的时候我发现很困难,痛苦的感情依旧蔓延,让我对眼前的男人产生恐慌,然而,上帝,我是多么的爱他,他的笑带着救赎,仿佛原谅了我所有的愚蠢幻想。
他告诉我“阿拉贝拉,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
多么诚恳!可是那个男人呢?他也曾这么说过,然后我所面临的是抛弃和暴力,现在?我可以再次相信爱情吗?褪去了年幼的青涩和无知,双脚早已经在荆棘上踩踏留下了惨痛的伤疤。)
“瑞雯,瑞雯!”她听到有人在叫她,终于她从幻想中抽了出来,她还在为阿拉贝拉的爱情伤神,可一对上那双湖水似的蓝眼睛留下了一跳
“我们该回去了,my dear”他揉着她的脑袋,充满笑意,要她说,她和查尔斯一点都不像,查尔斯的眼睛是蓝色的,宝石才会那么闪耀,而她的眼睛确实琥珀色的,哦,当然,她喜欢她眼睛的颜色,那让她看起来,怎么说,高不可攀。查尔斯湖蓝色的眼睛总想能察觉一切,美丽,优雅,瑞雯觉得他是真正的绅士,事实上也是如此。
瑞雯跟在查尔斯的后面,查尔斯让她拽着衣角的边料。
“你和他吵架了?”瑞雯忽然想起来自从查尔斯回来之后一直没有和艾瑞克说过话,他们上同一所大学,艾瑞克是庄园管家的儿子,他的父亲欠了泽维尔家一大笔钱,他的儿子才不得不和他的母亲在这里干活。说真的,艾瑞克很有天赋,他是瑞雯除了查尔斯之外唯一认可的人。
“没有。”查尔斯直截了当的说,然后他紧锁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事。
“你讨厌他?”瑞雯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不,瑞雯,我们只是,缺少一些东西。”
“什么?”
“很多,像是我们主攻的不同还有一些其他的。”
查尔斯学的是人类遗传学,而艾瑞克学的是物理,瑞雯并搞不清楚这两种东西之间究竟有多大的隔阂才会让查尔斯和艾瑞克分开。
“哦,对了,瑞雯,我听说你在写话剧?”
说到这里,瑞雯也有点兴致勃勃了,这是为她哥哥写的,不,不是查尔斯,她爱查尔斯,可她更爱里昂,里昂总是由衷的赞美她的剧本,并乐意听她讲那些不着调的幻想。
然而,遗憾的是里昂总会陷入一段又一段没有结果的恋情,她得告诉他,通过这个话剧,告诉他一段认真的恋爱是多么叫人感到甜蜜。
“快结束了。”她自信满满“我打算在里昂回来之前写完它,还要排练,一系列的事情——”
“那听上去真的很好,瑞雯。”查尔斯真心实意的说

(我恐怕没办相信爱了,但是,我也没办法不对你心动。
那就对了,阿拉贝拉,因为我们注定在一起,对彼此心动。)
“他们结婚,并互相亲吻,上帝的见证下他们永远的属于彼此。”瑞雯打完了最后一个单词,她站起来把它们整理好,就像她房间的每一样东西,规规矩矩的。
终于结束了,她走到窗边,泽维尔地界的几里之外,可以看到萨里山峦:山上浓密高耸的橡树林一动不动,乳白色的热浪蒸腾氤氲,将片片草坪变得柔和。几棵孤零零的树木和它们映在地上的粗短的影子形影相吊。近旁,在栏杆围绕的院子里有几个玫瑰园,更近处,中央的喷水池里竖着特赖顿海神的雕像。
这个时候,瑞雯.泽维尔看到了艾瑞克,艾瑞克似乎在和查尔斯讨论什么,瑞雯对此并不感兴趣,但接下来的一幕令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的哥哥在艾瑞克的命令下解开了衣服,似乎艾瑞克并不满意,他指了指查尔斯的下半身,查尔斯生气的瞪着他说了句什么然后开始脱裤子。她第一次看到查尔斯温和的脸上出现怒气,艾瑞克怎么敢——
接下来艾瑞克试图拉住查尔斯,查尔斯大力挣扎着,一个不小心掉到了池子里。瑞雯不敢再看了,她恐惧的蹲下来,感觉自己就像阿拉贝拉,被深深的欺骗和背叛了——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