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ly

瑞雯试图把脑袋埋在成对的废纸当中,没有任何思路!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不安,这种感情折磨她的大脑神经,让她愤怒,无法理解。
她现在仍然记得艾瑞克,以及他来的那个夏天,热的吓人,她因为一个有趣的点子而手舞足蹈,遗憾的是她忘记了旁边的窗户,就像她所想的所有美好爱情故事的开头-一个巧合,她崴到了脚,从窗户跌了出去,掉到了艾瑞克的怀里,被那个大男孩稳稳当当的接住。
“小心一点。”艾瑞克的声音比她所听过的任何人都要低沉,然后他又开口“你没事?”
没事?瑞雯简直要尖叫起来,好在,她所有的手稿都在怀里,没有出任何差错“没事,他们都在!”
她说完觉得自己太兴奋了,一点淑女礼仪都没有,然后只好故作深沉的拉下脸,又重复一遍“没有任何问题。”
艾瑞克古怪的看着她,把她放了下来。

瑞雯在床上翻滚,一会把头埋在布偶里面,一会在地上走来走去,她察觉到艾瑞克带给查尔斯的火气,她该做点什么,如果现在有个人能和她商量一下该有多好,她就不用不知所措,艾瑞克想要伤害查尔斯的这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停不下来。
她决定去找艾瑞克谈谈这件事情。
艾瑞克住在靠左边的房间,很多仆人都住在这里,这么晚了也许有点不太适宜,但她顾不了那么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