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ly

马尔福和童话集(4)

马尔福醒来的时候时间开始转动,他注意到自己换了一件衣服,他想抱怨,但不是现在,这一切都太过诡异,让他无法理解,波特沉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浆果,面无表情,如果说他是个被操纵的傀儡娃娃,那么波特就是放在展柜里面无表情的木偶,他做一切应该做的事,像被设定好了特有的程序。
还有韦斯莱一家,他从头数到尾,却找不到那个红毛丫头,金妮.韦斯莱去哪了?她没有理由不出现在这里。
“哈利先生,你为什么住在这里,你看上去和他们不一样。”太好了,这正是他想问的
“叫他哈利就好了,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王子殿下。”罗恩.韦斯莱为他解决了疑惑
无关紧要,他可是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看看他的好朋友韦斯莱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
哈利.波特用餐巾擦了一下唇角的色素,一言不发的盘子放进水池里。
“快点吃,哈利要开始收拾了!”弗雷德发出笑嘻嘻的刺耳声音,他们把碗盘丢进水池里,不仅如此,波特总会在早晨开始做饭然后出去干活,回来的时候会收拾屋子,可以说,所有的工作都是他来完成的,而韦斯莱一家只需要在外边采采野花,追逐打闹。
哈利.波特伟大的救世主,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家养小精灵。
“需要我帮助你吗,哈利?”他温和的露出笑容。不,他可一点都不想帮助“可怜”的黄金男孩,他乐于见他触霉头的样子。
哈利.波特没有理他,依旧自顾自的干活,刷完碗,他还会把屋子打扫一遍,然后开始洗衣服。
“别管他了,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王子殿下。”乔治.韦斯莱和弗雷德.韦斯莱一左一右的拉扯他
哈利.波特对比没有任何反应,依旧认真的工作。
这种诡异的感觉让德拉科.马尔福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太奇怪了,这里的人都太奇怪了!
记得你是谁!
他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
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注意到了,却没有发现的地方。
为什么金妮.韦斯莱不在?
为什么金妮.韦斯莱应该在这里?
他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又意味什么?
“听着,你必须记得你是谁!”
这句话是谁说的?
赫敏.格兰杰?

马尔福和童话集(3)

“给我滚出去!我就算死掉也不会让你这个操蛋的食死徒碰一下!”
苹果砸在德拉科.马尔福的头上,他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他甚至已经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考虑一下午餐。
战争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有些仇恨是永远无法消除的,人们心里仍然埋葬憎恨的种子,大街上随处可见落魄的纯血贵族,如果没有严苛的法律作为保护的倚仗,他很难想象自己的处境会难堪到何种地步。
“马尔福,我们借一步说话。”万事通赫敏.格兰杰小姐手机拿着黄色封死的文件,紧抿嘴唇,过去杂乱的卷发被烫直束在脑后,看上去中规中矩。
一瞬间,赫敏.格兰杰认为德拉科.马尔福会出言讽刺,但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点下头。
“马尔福,如果你签署了这份文件,你就必须对此时相关的一切进行保密,不得以任何形式透漏任何信息。”
赫敏.格兰杰拿出羽毛笔,不得不承认,对于双方而言这都是一次大胆的做法。
“如果你违背了保密协议,那么我有权追究你的责任。”
“我知道。”德拉科.马尔福不得不承认麻瓜的聪明,更加完善的法律,还有堪比魔法的高科技。
“你有权利拒绝,马尔福,我希望你是认真思考过的。”
毕竟这关系到支离破碎的魔法世界里的精神支柱,他们输不起。
“韦斯莱,不,格兰杰夫人,我想我并没有拒绝的机会。”他自嘲似的翘起一边嘴角
赫敏.格兰杰没有反驳他的话,虽然哈利在极力消除纯血统和混血之间的隔阂,但不用说,支持的人寥寥无几,混血恨透了纯血统,更不用说眼前这位还是曾经孝忠伏地魔的人,他的处境可想而知。
“哈比会把时间地点带给你的,你最好在那之前安排好一切,我们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当然,如你所愿――

马尔福和童话集(2)

不,请宽恕我!
马尔福从噩梦中醒来,黑色和红色交织的令人作呕的梦境,他感觉自己仍然在发抖,但,并没有,他并有控制身体的权利。
“看,他醒了,我就说他还活着!装蒜的家伙!” 德拉科马尔福引以为傲的金发被一个矮小的红毛怪揪着,这真是太令人不舒服了。那一群有大有小,有男有女的红毛怪不正是穷人韦斯莱一家?而揪着他头发不放的小矮子的除了那该死的双胞胎之一又是谁?
他到底做了什么,梅林才会把他丢进这个矮子堆里!
“哈利哈利!快给这可怜的孩子倒点水!”茉莉.韦斯莱大着嗓门说,好心的把扒着他头发的弗雷德.韦斯莱硬拽了下来。
“您真是太善良了夫人!”他接过水杯,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终于落了下来,眼泪如同水晶般晶莹剔透
哦,他快吐了,德拉科.马尔福感觉的到愤怒已经快要冲出头顶,对一个韦斯莱说这样的话?他从来没有如此厌恶自己!
“你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注意到了穿的和家养小精灵一样的救世主,他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很好,他是来到了格兰芬多聚集地吗?他现在宁愿回到城堡里和贝拉在一起!
当然,他并没有权利决定自己说什么――
“我是城堡里的王子,被追杀到这里,小鸟为我指引了路的方向,很抱歉在未经允许下睡下了这里。”他的睫毛根根分明,失落的时候,在眼下形成月牙一样美丽的阴影。
“来到这里你就安全了!”最小的矮人,很明显就是罗恩.韦斯莱双手握拳自信满满的说
“没错,我们会保护你的!”
珀西满脸通红的附和
这绝对是他见过最诡异的场景没有之一,更可怕的是他的眼泪无法控制的落下,他的父亲要是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当场气死。
“太感谢了!你们真是善良!”
如果让他发现是谁在做这种恶作剧,他发誓他一定会让对方明白招惹一个马尔福的下场!
“你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不来自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
时间静止了,所有人都停留在这一刻,有人在用力的砸玻璃,他走了过去,看清了那个人――格兰芬多的智慧星,赫敏.格兰杰。

马尔福和童话集(1)

德拉科.马尔福坐在金色镶边的红色椅子上,他一只手撑着脸,头上的王冠几乎要掉落下来。
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他的声音像春天暖风吹过脸上的轻柔,他的眼睛像夏天翻腾的浪花一样迷人,他的头发像秋天最饱满的麦穗的颜色,他的皮肤像冬天初雪柔软冰冷。
贝拉.特里克斯摔碎了她心爱的红宝石,撕坏了她美丽的黑色纱巾,踢破了摆在墙角的古董花瓶,哦,她还用权杖重重的打破了可怜的家养小精灵的脑袋。
然后现在她露出甜美的没有一丝破绽的笑容,优雅的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脸庞。
“我听说明天你要去森林里玩耍,我的王子。”她虚情假意的说,黑色的指甲梳理着扇子上的羽毛,然后装作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一个人一定很危险,我为你安排了皇宫里最强壮的骑士跟随着你,我的王子。”
德拉科.马尔福觉得最危险的只有她,贝拉.特里克斯,他的好舅妈,可怜的疯女人,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他应该是在上魔药课,嘲笑可怜的波特,绝不是这里,这天杀的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城堡。
“这真是太感谢您了,母后!”他露出甜甜的笑容。
他该死的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如果有人告诉一个马尔福他会笑的和白痴没什么两样,那么很好,他一定会把这个人达成白痴!
他来这里已经两天,却感觉比两年还要可怕,说真的,他现在宁愿和波特在禁林呆上两天。
他会在清晨站在阳台上唱歌,一群见鬼的禽类会跑到他身上用力啄它,发出可怕的声音,中午他会衣柜里最俗气的衣服在大厅里跳舞,下午他会吃精致而甜腻的糕点。所有的一切,都让他见鬼的像个白痴,他就像被线牵着的木偶,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控制着。
而现在,他又要去见鬼的森林!